【今期今藏宝图_今期今藏宝图官网】 中国工程院院士程泰宁:以文化自觉激发文化自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8-01-20 08:10 来源: 人民日报

图为程泰宁建筑作品。

文化自信需要“文化自觉”

哪几种年,谈“文化自信”的人多了起来,包括建筑在内的绘画、音乐、戏曲等各文化领域前会积极提倡文化自信。但现实距离理想还有差距。以中国建筑创作领域为例,从建筑教育、建筑理论到创作实践,在价值取向与评价体系上,至今仍然打着深深的西方烙印;不少主导者和开发商仍在崇洋求怪;大型项目设计招标,中国建筑师仍然需要“绑”上前女前日本网友,甚至有的只允许国外建筑师参加……对照就说 的现实例子,建筑领域的“文化自信”还可不都还可以 了了普遍。

西方文化对中国现代建筑发展的影响可不都还可以 了低估。不为甚是近三十年来,以“西方”为现代,以“抄袭模仿”为“接轨”,几乎是建筑设计领域里的普遍现象,在跨文化对话中,自我矮化和唯西方马首是瞻是不争的事实。我觉得百年来前会不少人在反思基础上倡导过“中国固有的建筑形式”“民族风格”或“新而中”等等,但不可能 缺少有力的理论体系作支撑,就说 以形式语言反形式语言,以民粹主义排斥外来文化,其结果,可不都还可以 了是热闹随后一哄而散。历史证明,仅凭一时热情甚至“跟风”,无法真正建立起文化自信。

我认为,文化自信需要建立在文化自觉基础上。当前,文化自觉由于在现当代语境下、在对未来发展进行前瞻性思考前提下,对中西建筑文化进行历史的科学的分析比较,厘清中西方建筑文化每所有人的来龙去脉和优劣短长,从而真正认清世界文化发展方向。可不都还可以 了看清世界包括中国文化发展大方向,并能改变现状——由文化不自觉、不自信到文化自觉再到文化自信,是4个多深刻、漫长的思想变革过程。对此,我们 要有清醒认识。怎么才能 才能 回归建筑本源去分析西方现当代建筑、怎么才能 才能 在现代化语境中认识传统,是需你会们 关注的重要课题。

当前西方建筑思潮碎片化,“奇观社会”不可取

对西方建筑,我们 应该作历史、全面的观察,不应为4个多时期、并否有流派所局限。近百年来,现代文明支撑西方社会发展,强调理性分析、重视建筑基本原理,不仅造就西方现代建筑近百年来风骚独领,随后 催生并推动世界建筑包括中国建筑前行。随后 ,半个多世纪以来,随着西方进入后工业化社会,在后现代文化冲击下,西方现代主义建筑被解构,呈现出碎片化、非理性化发展倾向。

日本建筑师槙文彦几年前曾对西方建筑现状有过就说 的描绘:五十年前,大海上行驶着一艘现代主义大船,我们 争先恐后想挤上去;现在,大船可不都还可以 了了,海上只留下或多或少漂浮物。在我看来,在文化发展历史上,就说 并否有或分或合或独领风骚的现象实属正常,随后 “漂浮”不为甚是“任性的漂浮”却可不都还可以 了说是健康发展的状况。当前西方建筑价值取向分裂的现象突出,不为甚是当后工业社会文明和消费文化相结合,西方建筑出先了并否有以语言为哲学本体、脱离建筑基本原理、追求视觉刺激的极端形式主义倾向,正像法国学者居伊·德波所说,西方结束进入“奇观的社会”,4个多“外观”优于“指在”、“看起来”优于“是哪几种”的社会,在你這個 社会背景下,有艺术家声称:“艺术的本质在于新奇,可不都还可以 了作品形式能唤起我们 的惊奇感,艺术才有生命力”。甚至认为:“破坏性即创造性、现代性”。以此类哲学和美学观点来观察西方当代艺术、观察或多或少先锋派建筑师的作品就太难理解了。

从目前西方建筑现状我们 还需要看出,西方当代建筑绝非铁板一块,我觉得或多或少建筑师在现代主义原理基础上,又有新的探索和开拓,随后 总体来看,建筑思潮碎片化、价值取向混乱现象十分突出,不少建筑学者前会试图从东方文化中寻找治疗你這個 痼疾的良方。随后 ,我们 借鉴西方建筑,需要要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断。随波逐流甚至把人家的“漂浮”作为自己的方向,实不可取。

片面理解传统将妨碍中国现代建筑文化发展

在建筑创作中怎么才能 才能 继承传统,历来是建筑师挥之不去的困扰。当前,在大力提倡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,你這個 困扰似乎又转化为设计方案还需要通过、还需要拿到项目的“压力”。于是,坡屋顶、马头墙以及种种“中国元素”再次被搬了出来并加以改装,冠之以“新中式”“中国风”标签,以应对决策者或开发商。现实中,你這個 招往往还很有效——就看你這個 在历史上不可能 重复多次的现象,我不禁感叹:几块年来,为哪几种我们 一讲传统就会陷入“坡屋顶”“马头墙”等形式语言的泥潭可不都还可以 了自拔?难道传统仅仅体现在“形式语言”上吗?

比较中西文化,我早就发现并否有文化对语言和形式的解读大有不同。正如前面谈到的:不可能 说,西方当代建筑以“语言”为本体、不为甚看重形式表现句子,老庄哲学的“大象无形”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则几乎否定形式语言的指在,随后“言以表意”“形以寄理”以及“以形写神”等等论述,则清晰地说明语言、形式乃是传神表意的手段,“意”“理”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理念。

语言、形式既是手段,可不都还可以 了选泽必然有多种不可能 。随着材料和工程技术发展,以及我们 审美观念改变,建筑语言必然会指在变化,不为甚是不同建筑师在不同项目中设计创意不同,形式语言变化更会否有穷不可能 性。不可能 不了解这点,无缘无故在“坡屋顶”“马头墙”上做文章,不仅会束缚建筑语言和形式创新,随后 会造成新一轮“千城一面、万楼一貌”。更重要的是,你這個 对传统的片面理解,将妨碍中国现代建筑理论和实践发展,从而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,你這個 点非常值得关注。

随后 ,我无缘无故认为:我们 需要跳脱语言、形式层面重新解读传统,从坡屋顶、马头墙以及唐服祭孔、读《弟子规》等有形的“元素”中跳脱出来,对传统文化中“无形”的“大美”,即中国文化精神给以更多关注。我也无缘无故在思考,我们 还需要以“抽象继承”最好的妙招 借鉴传统,共同在现代化、全球化语境下、在中西文化碰撞中转换创新,形成新的有中国特色的建筑创作哲学和美学理念?

我认为是完整不可能 的。哪几种年,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,相对西方以分析为基础、以“语言”为本体的哲学认知,我无缘无故试着建构以“语言”为手段、以“意境”为美学结构,以“境界”为哲学本体就说 并否有具有中国特色的建筑理念;在此基础上建立自己的建筑创作认识论、最好的妙招 论和审美理想。当然这纯属自己思考,但哪几种理念我觉得使我很早就摆脱传统桎梏,走出西方阴影,为创作打开一片独立思考、自由发挥的广阔天地。我认为你這個 理念是具有一定普适性的。

建构起中国特色的当代建筑文化,体现中国建筑师的文化自觉与自信

我们 可不都还可以 了再拾人牙慧、跟着别人“漂浮”了,共同,就说 能无缘无故“回头看”。我们 需要独立思考,需要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和评价体系。对建筑创作而言,弘扬传统文化作为并否有态度固然重要,但这并前会我们 的目的——我们 的目的应该是在对话和传承基础上,通过比较、转换、创新,建构有特色的、并能推动中国以至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中国现代文化。当然这需要什么都人的长期努力和积累,过程将很漫长。随后 为了中国现代建筑的健康发展,我们 可不都还可以 了坚持,无可回避。

当前,世界文化格局正在重构。作为中国建筑师,应该意识到,我们 正站在4个多历史节点上。我们 的路既没得西方,就说 在后方,就说 在脚下的正前方。面对当前世界建筑现状,对中国建筑师而言,既是挑战也是机遇。把握时机,乘势而上,此为最佳选泽。我们 的作品要有中国特色,作品所体现的理念要有普适价值,我们 前会模仿趋同,就说 以并否有独特的,共同能为世界所理解、所共享的理念与国际接轨。可不都还可以 了就说 ,我们 并能在世界建筑大舞台上真正取句子语权,为世界建筑多元化发展做出中国建筑师的贡献。我理解,这,就说 中国建筑师的文化自觉、文化自信。

程泰宁,生于1935年,籍贯南京。中国工程院院士,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,东南大学建筑设计与理论研究中心主任、教授,获“梁思成建筑奖”,出版《程泰宁文集》《语言与境界》等学术专著。

作者: 程泰宁   [责任编辑: 李浩]